当前您在:尊龙新闻网 > 音乐 > 选秀资讯 >

六旬老汉与打传组织里应外合 救出女儿却带不回

分类:选秀资讯 热度:

  原标题:六旬老汉潜入传销组织救女遭拒,反传人士建议加强反洗脑教育

  为营救陷入传销组织的女儿,闫家余可谓煞费苦心:他和外甥设计打入广西北海的传销团伙内部,并与打传队里应外合,将女儿强制带出来。可最后女儿仍不愿随他回家,还要继续留在当地“奋斗”。

  10月27日,62岁的闫家余已从广西回到湖北老家。他告诉澎湃新闻(),四天前,女儿本来已和他一起到了火车站,准备乘车回家,可临走时她突然不肯离开,说自己“不想放弃”。 这令闫家余有种无奈的挫败感。

  针对这种情况,接受采访的反传销人士认为,在目前打传力度持续加大的背景下,整治工作还应健全救助机制,加强涉传人员的“反洗脑”教育,如此方能达到标本兼治的效果。

六旬老汉与打传组织里应外合 救出女儿却带不回

10月23日,一些传销人员被带到北海市银海区打传队。受访者 供图

  女儿拉父亲搞传销,老汉借口“没旱烟”逃离

  闫家余是湖北荆门人。他说,女儿闫芳(化名)大概是去年六月开始“搞传销”的,自己也曾被女儿拉入传销组织。

  2016年9月,闫家余还在广东佛山的工地打工,主要从事城市下水道的施工。那段时间闫芳多次给他打电话,劝他离开“又苦又累”的工地。“她说她在湛江开了一间卖食品的店子,让我过去帮忙。”闫家余当时信以为真,便从佛山赶到广州坐火车——车票是女儿帮他在网上买好的,他上车后才发现,火车不是开往湛江,行驶方向竟是广西南宁。

  到了南宁后,闫家余根据女儿买好的车票,转车来到北海。女儿和几个外地男女在一个小区租了一套房子,他们带闫家余到北海游玩,告诉他中央很重视北海的发展,准备在北海建“3条高铁、9条高速”;一些人轮流给闫家余上课,介绍“投资生意”,鼓动他交69800元“投资”,“以后最高可拿到1040万元。”

  闫家余当时不知道,他接触到的所谓“投资项目”,其实是传销活动中有名的“1040阳光工程”——通过交会费、发展下线,号称可以分到上千万元。

  闫家余被女儿骗至的北海市。经过女儿等人的“洗脑”后,闫家余决定“投资”。

  他返回湖北老家,把家里的2.5万元积蓄全部带来北海,加上女儿的钱,凑足69800元交上去,从此成为了以缥缈财富为梦想的传销一员。

  两个月后,闫家余发现“生意”不对劲,“其实就是骗人”。他决定离开。刚好从家里带去的旱烟抽完了,他此前想让家人寄些烟丝过来,可同伙的人不让他透露住处地址。于是他提出自己回家拿烟,“他们见我两个月没发展一个人,可能觉得没什么价值,就让我走了。”

  虽然几万元“会费”打了水漂,可闫家余回家后再也不想“干那事”。一年多来,他最担心的,是还陷在传销窝里的女儿。

  与打传队里应外合,救出女儿却带不回家

  去年从北海回到湖北老家后,闫家余经常打电话要女儿回来,可闫芳根本不听劝。“她说我不懂,叫我别管。”闫家余叹道。

  在闫家余眼里,今年30岁的闫芳从小很听话,小时因为家里穷没完成初中学业。结婚后,闫芳生育一儿子,现在读五年级。前些年闫芳在广东打工。自从迷上传销后,她和丈夫关系恶化。“一直闹离婚。”闫家余叹道。

  为了挽救女儿,前段时间闫家余找到“有点子”的外甥吴彪,让其想办法。“我们劝一点用都没有。”吴彪告诉澎湃新闻,“我的办法是,必须打入传销内部去,跟外面打传队的里应外合。”

  吴彪让他弟弟吴忠(化名)参与行动。吴忠在电话里向表妹闫芳表达“想出来找事做”的意愿,闫芳希望他来北海“发展”;闫家余也向女儿透露“出来继续干”的想法。

  10月22日,闫家余和吴忠从湖北坐火车抵达北海。按照吴彪的叮嘱,他们先去了北海市银海区打击传销工作专业队(简称“打传队”),记下联系电话。

  当天下午,闫家余和女儿取得联系。闫芳接他们先到酒店住下,晚上带他们去“朋友家”——市区一栋出租屋内,六七个“朋友”陪同吃晚饭,其中有闫家余去年认识的两名东北籍传销人员。这些“朋友”向他们炫耀“投资生意”的好处。

  第二天,闫芳带父亲和表哥游玩,宣传“国家重点工程”。中午到出租屋煮饭吃。下午两点多,闫家余和外甥吴忠决定实施“计划”。

原标题: 尊龙新闻网六旬老汉与打传组织里应外合 救出女儿却带不回
上一篇:霸王防脱洗发水救不了自家BOSS?快60岁本尊现身 下一篇:大学女老师最后一课:丈夫送花秀恩爱
猜你喜欢
各种观点
热门排行
体育新闻